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首页 > >

1970年01月01日  浏览次数:  

   
  胡在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指出,不能把实行浮动汇率制和资本项下开放两个问题混为一谈;人民币汇率放开了,依然可以对资本项目实行必要的管制,而先资本项目完全放开再放开汇率,那将是很恐怖的事情
  本报记者李玲
  由于美元汇率持续下跌,一直保持兑美元“名义汇率稳定”的人民币,近期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人民币汇率应当重估还是维持现状两种观点交锋激烈。
  一直关注中国货币制度改革的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胡祖六本周接受《财经时报》采访,他认为,倡导人民币汇率重估和维持现状不变的人,实际上还在呼吁延续人民币与美元实际挂钩的汇率制度,这两种方式不但对解决全球经济面临的问题无济于事,还会在中长期对中国经济造成伤害。
  他认为,中国目前更明智,也是更可行的一个选项是“制度改革”,就是以名副其实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取代现行的固定的汇率制度。
  中国现行的汇率制度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一直稳定于8.28∶1的水平。有专家认为,中国的汇率制度,仅仅是名义上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实际上是固定汇率制。
  人民币只是被温和低估
  自2002年2月美元从最高点贬值以来,世界上许多经济学家和政府纷纷要求中国对人民币币值进行重估,其中以日本财长盐川正十郎的呼声最大。这些“重估派”认为,中国通过人为地将人民币维持在弱势水平上,从而增强其出口竞争力,使美国经常项目逆差日益加大,并引起世界其他国家出现通货紧缩。
  他们主张对人民币的价值进行一次大幅调整,然后在新的汇率水平上,将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对此,胡祖六直言,“重估派”的观点是错误的。大量经济数据表明,中国并没有人为地增加出口竞争力,也没有向全球输出通货紧缩,中国更不是造成美国经常项目巨额赤字的重要因素。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美国经常项目账户赤字约6000亿美元,而中国去年这一顺差为350亿美元,远低于日本的1130亿美元。这个数字也低于韩国、台湾地区和东盟5国去年经常项目顺差的总和770亿美元。
  胡祖六认为,要摆脱全球经济问题——经济萎靡也好,美国经常项目不平衡也好,或者通货紧缩,期待中国起到20世纪80年代日本执行《广场协议》而对世界经济复苏的作用,是不合理的,也是不现实的。日本1985年的经常项目顺差占到美国当年经常项目逆差的一半以上,那当然是需要调整的,而中国目前的状况显然不同。
  他说,中国目前的出口表现的确非常强劲。其原因要归结于实施了十余年的贸易改革,富有活力的私人企业的逐渐兴盛、丰富的劳动力市场,以及跨国公司的大举进入。因此,认为人民币需要被重估的人,实际是误解了中国出口竞争力强劲的原因,及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他们的方法不仅对解决当前世界经济问题无济于事,而且会在中长期对中国经济造成伤害。
  不过,胡祖六也同时指出,人民币确实被低估了,但并不是像“重估派”所说的那样是被“严重低估”,而是被温和低估。
  “运用全球汇率均衡模型,高盛公司测试的结果是,人民币的低估幅度只有15%左右”他说,人民币被严重低估是言过其实,但在国内,央行说人民币是“合适”的汇率水平,这个说法也不是完全能成立。
  “去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了740亿美元,2003年一季度又增加了300亿,到今年一季度储备已达到3160亿美元。抛开汇率模型不谈,仅从外汇储备的增长看,显然,人民币被轻微低估了。中国的央行在大量购买外汇,使人民币的名义汇率保持在1∶8.27左右。如果汇率自由浮动的话,那人民币肯定已经升值了。
  把握改革时机
  有关中国应当实行灵活汇率制度的讨论由来已久,其中被认为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就是资本项目的开放问题。中国的经常项目已经放开,但资本项目还没有完全放开,在这种情况下实行灵活的汇率制度,会不会导致外汇需求没有真实反映出来?例如一家企业想到海外投资,但是由于外汇管制,这种需求在市场中体现不出来,这样形成的汇率价格能成为由市场供求决定的浮动汇率吗?
  对此,胡祖六说,以往有些学者也谈到这个问题,他们说,绝对不能搞浮动汇率,因为我们不能放开资本项目“我觉得,这两个问题不能混为一谈。把人民币汇率放开了,依然可以对资本项目实行必要的管制,这两者并不矛盾”;这种情况下,由真实部门来决定汇率,而不是由金融交易来决定汇率,这是完全可以的。
  “而且,只有把汇率放开,资本项目放开才有条件”胡祖六说,“假设一直不放开汇率,无论国内企业到海外投资,还是QFII进中国市场,都没有汇率风险,只有道德风险,他们没有汇率风险管理意识。如果在资本项目完全放开后再放开汇率,那是很恐怖的。要让每一个进口企业、出口企业,每一个银行都知道,不只有利率风险,还有汇率风险。这样有利于他们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另外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既然目前人民币被低估,一旦放开汇率制度,人民币就可能有一定的升值,那对外资、外贸乃至A股市场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胡祖六认为“影响甚微”。
  他解释,外资到中国来,看的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包括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股市的发展、上市公司治理的改善等等,并非价值被低估的货币;汇率绝对不是重要因素。
  他进一步指出,实行浮动汇率也不意味着就变成不稳定汇率,因为浮动就是有“必要升就升,有必要降就降”,汇率突然之间升值100%或者贬值50%,这种可能性很小“浮动汇率只是汇率在一个区间里波动,不是大起大落”。
  对于有关“人民币自由浮动会对香港的联系汇率可能带来影响”的问题,胡祖六认为“短期是没什么太大影响”。
  他认为,关于货币政策自主权,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看经济的根本需要“我相信,香港和内地的经济有互补性,真正对内地经济有好处的,最终也会对香港有好处,这不存在竞争的问题”。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久经考验,机制完善,即使遇到冲击,它也应该可以承受。
  胡最后表示,实行灵活汇率制度的时机非常重要,一般应选择在一国经济强势的时候。对于经济保持高增长的中国而言,越早实行,自身和贸易伙伴就会越早受益。      
[第1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