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首页 > >

1970年01月01日  浏览次数:  

 
深圳市国有经济战略性退出和民营企业的机遇
 
2003-1-8 中宏数据库

  深圳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 贾和亭
  (二○○三年一月八日)

  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为了从战略上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改组国有企业,明确提出:“国有经济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么,国有经济退出以后,由谁来填补其退出后的行业?国有经济有所不为的领域,由谁来扮演有所为的角色?这些都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认真思考和解决的问题。深圳这几年的改革实践表明,民营企业作为一种新生的所有制形式,正崛起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沃土中,国有经济的战略性退出,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重要机遇。在深圳市,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已经初步形成了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各自优势、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格局。
  一、必须加快国有经济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的步伐
  为了贯彻落实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精神,深圳市从去年开始,展开了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这次国有企业改革选择的切入点是:实施国有经济布局的战略性调整和国有企业的战略性改组。其基本要求是:按照国有经济“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使国有资本从一般竞争性领域有序退出,降低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企业中的国有股权比重,优化国有经济布局,提高国有资产质量,全面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为了加快实现上述改革任务,深圳市全面贯彻国有经济“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从深圳国有企业的实际出发,国有经济有进有退,当前主要以退为主;国有经济有所为有所不为,当前主要是有所不为。得出这种结论的依据主要有以下4点:
  1、国有经济战线过长,结构和布局不尽合理。
  国有企业几乎遍布于各个经济行业门类,竞争性领域滞留国有资本过多;总体看,国有企业资产质量不高,效益不理想;企业“散、小、弱”的现象普遍,竞争力不强,缺乏持续发展能力。
  据统计,到深圳建立特区20周年为止,全市共有国有企业9781家,其中市属国有企业1781家,区属国有企业193家,内联国有企业近8000家。到2001年底,市属国有企业总资产1639亿元,净资产668亿元,其中国有净资产408亿元。
  2、国有资产体量很大,但效益不够理想。
  截止2001年底,处于一般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的总资产仍有1031亿元,占整个市属国有企业总资产的63%,国有净资产占46.87%,实现利润总额仅占29.83%,净资产利润率为4.05%,表明在竞争性领域的国有资产体量仍然很大,并且效益很低。
  3、产权主体多元化进展缓慢,“改制不转制”现象比较普遍。
  尚未改制和实行国有独资的国有企业数量仍然过多。截至2001年,市属国有企业改制面仅为62%,其中一级企业改制面为52.5%,二级企业改制面为59.2%,三级以下企业的改制面为65.8%。在已改制的32户一级企业中,有13户是国有独资有限公司。多数改制企业中国有股占70%以上,仍然是“一股独大”,“假改制”或“改制不转制”的现象比较普遍。实施产权主体多元化的途径也较为单一,大多采取员工和经营者持股,引进外资或民营资本等战略投资者比较少。
  4、公司治理结构不合理,导致内部人控制。
  产权主体多元化程度不高,导致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很难科学合理,不能形成有效的制衡机制。董事会成员与经理层高度重合,缺少独立董事,董事决策失误不承担个人责任;董事长与总经理关系不顺,职责不清,闹矛盾、搞内耗的多;对总经理的聘任权没有真正交给董事会,实际仍由上级部门任命;不少企业的监事会形同虚设,甚至有的上级产权单位派出的产权代表和监事与企业经理层坐在一条板凳上,形成“利益集团”,共同对付国有股东和政府,形成新的“内部人控制”。
  上述4个问题的存在,主要是由于国有经济布局不合理、国有股权比重过大所致。因此,调整布局,有进有退,深圳市当前工作的重点放在了退上。应该说,“进”与“退”都是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重要手段,两者要有机结合,该进则进,能退即退,进而有为,退而有序“退”就是要改变过去国有产权主体单一的状况,实现产权主体多元化,形成混合经济。有的可减持国有股份,实行相对控股或参股;有的国有股可全部退出,引进其他经济成份;有的国有股可采取优先股的方式,实行国有民营。深圳市已明确,今后,在一般竞争性领域,不再新建国有企业。要通过主动退出和积极调整,收缩过长的战线和过大的摊子,提高资源配置效益。
  二、国有经济该进则进,能退即退
  深圳市根据战略性调整和改组的要求,提出国有经济该进则进,能退即退,区别不同企业类型,采取不同方式和途径,做到进而有为,退而有序。主要是实施“四个一批”战略:
  发展壮大一批:对于国有经济需要加强的领域,包括基础设施、能源、环雹公用事业、金融业和菜篮子、米袋子企业,以及高新技术产业中的重点骨干企业,将继续增加国有资本投入,同时也鼓励各种经济成份参股;极少数企业可以实行国有独资,但应当创造条件逐步形成多个国家投资主体持股;一般企业实行国有控股,既可以绝对控股,也可以相对控股。要依托已经形成规蘑有拳头产品、主业突出、管理先进、发展前景良好的企业集团,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增加国有资本投入、资产重组和政策扶持等,增强实力,形成若干个有实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国有经济主要以战略投资者的角色,通过创办风险投资基金和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等方式,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整合提高一批:对于国有经济应当收缩战线的领域,包括建筑施工、房地产开发、旅游业等,要分门别类,认真整合,有的保留,有的退出。对有一定竞争优势、有一定发展前景的企业,可改变企业股权结构,引进其他经济成份,由国有独资和绝对控股向相对控股、参股转变;对资产质量较差、债务较重的企业,要通过资产重组,积极创造条件,使国有资本逐步全部退出。
  放开搞活一批:对于国有经济应当退出的领域,包括竞争性强的传统工业以及除国家专营以外的零售、贸易业等,少数竞争力强的企业,国有资本可以控股;多数企业,国有资本可以参股,也可以完全退出,转让给集体、外资、私营等其他企业和个人。国有经济退出应以产权变动为重点,以转让存量资产为主要方式,采取多种灵活有效的形式,一企一策,因企制宜。可采取整体产权转让、减持国有股份、经营管理者和员工持股等方式,鼓励“靓女先嫁”,在同等条件下,应优先转让给本企业经营者和员工。
  关闭破产一批:对于产品无市场、浪费资源、污染严重、技术落后、资产质量低劣、长期亏损、扭亏无望、资不抵债的企业,要坚决关闭、依法注销和破产。
  概括上述“四个一批”的核心是,要从有利于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发展生产力的战略高度来看待“进”与“退”,而不能以眼前企业效益的好坏论“进”“退”。凡属一般竞争性领域的企业,小的要退,大的也要退;效益差的要退,目前效益好但技术落后,发展前景不好的企业也要有步骤地退出。除了少数关系人民群众生活和国家安全的基础设施、公益事业和社会保障等关键领域保持国有控股以外,其他领域均应放手向民营资本和外资转让股权。随着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今后,在深圳,单一所有制的国有企业减少了,不等于国有资产减少了,不等于国有经济削弱了。
  三、民营经济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生力军
  改革开放20多年来,尤其是1992年以来,深圳市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不断壮大,与国有经济和外资经济相互依存,共生共荣,共同发展,已经成为深圳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深圳市民营经济的发展历程,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年至1986年底)恢复发展时期。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前,全市只有6户个体户,年营业额不足3万元。1979年以后,深圳按照“先繁荣后规矩,先活跃后有序”的思路,大胆实行“打开城门、积极引进”的方针,允许邻县、外省的个体户进入特区经营。随着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逐步实施和特区经济建设的蓬勃发展,个体经济迅速恢复。到1985年底,全市个体户发展到2118户,一批“洗脚上田”的农民、城镇待业青年成为个体经营的主力,其中一部分个体工商户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无论在经营规模还是在雇工人数上都已突破个体经济的界限,开始向私营企业转变,虽然还没有正式打出私营企业的旗号,但实质性的私营企业至少已达300户。
  这一时期民营经济以个体为主,民营企业总体上还处于起步阶段,企业规模小、档次低,经营领域主要集中在商业、饮食服务业、简单加工业和建筑业上,企业管理以“夫妻档”的经营管理方式为主。
  第二阶段:(1987至1991年底)稳步发展时期。
  随着国家1987年《城乡个体工商户发展暂行条例》及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的颁布,深圳市政府又相继出台《关于鼓励科技人员兴办民间科技企业的暂行规定》、《关于发展特区个体私营经济的若干规定》等政策和优惠条件,简化审批手续,吸引了全国各地大批机关干部和科技人员来特区创办私营企业,尤其是民科企业,一大批已经上了私营企业“线”的个体工商户也正式转变为私营企业。民营经济的发展进入了一稳步发展的阶段。至1991年底,全市私营企业已发展到1024户(其中科技型企业162家),从业人员21302人,注册资金近15000万元。
  这一阶段民营经济以私营企业为主,私营企业的规模在不断扩大,经营领域开始由传统的商业、饮食服务业向工业领域扩展,经营者的层次逐步提高,一批知识分子加入民营企业队伍中去,混合经济成分开始出现,现代企业管理方式开始在民营企业中运行,民科企业初展风采。
  第三阶段:(1992年至今)迅猛发展时期。
  以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为标志,深圳民营经济进入了迅猛发展的新阶段。其后几年,每年私营企业户数都以较高速度增长。党的十五大关于“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论断和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关于非公有制经济地位的宪法修正案,更是极大地刺激了民间资本的投资热情。从1999年3月下旬开始,深圳出现了一股民营企业注册登记热潮,最高峰时每天诞生60户。到2001年底,深圳民营企业达到54888户。
  这一阶段,混合经济成分逐步成为民营经济的主流。民营企业投资主体日益多元化,并在资本与资本相结合、资本与劳动和技术相结合的基础上广泛采用现代企业制度,有限责任公司占企业总数的97%以上;投资领域越来越广,大规模进入工业领域,而且企业技术水平迅速提高,高新技术开始全面武装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开始走向世界,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少部分民营企业开始向集团化方向发展,实现从生产经营向资本经营的转变。
  深圳民营经济在参与深圳经济建设、为深圳经济作出重要贡献的同时,自身也与时俱进,茁壮成长起来,并形成了自己的特点:
  一是数量快速增加,经济总量不断增长。特区建立之初,深圳只有6户个体户。而到2001年底,全市民营企业达54888家,总注册资金达816亿元,分别是1991年底的53.6倍和544倍。民营企业占全市企业总数的46%,在全市经济总量中占据着越来越重的分量,约占三分之一强。民营企业向国家上缴的税额也逐年增长,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成为特区经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是规模迅速扩大,涌现出一批上规蘑上档次、上水平的“明星企业”。至2001年底,全市共有注册资本上千万元的民营企业1940家,其中注册资本超亿元的企业20家。民营集团公司达到48家,连锁企业达80家,连锁门市超过2000间。华为等一批优秀民营企业成为带动产业发展的“龙头”企业。华为技术公司、安圣电气公司分别名列2000年全国民营企业纳税第一位和第二位,顺电实业公司、爱施德公司也进入全国民营企业纳税百强行列。
  三是经营领域不断扩展,经营形式日益多元化。民营经济的投资领域和经营范围已由过去的传统商业、饮食服务业,扩展到工业、种植业、服务业的各个领域,打破了过去“拾遗补阙”的局面。近几年,民营企业占全市批发商业企业的80%以上,占零售企业和饮食企业的90%以上,工业生产型的民营企业增长迅速,每年的工业产值占全市工业生产总值的将近20%。
  四是科技含量不断提高,成为发展高新技术的一支生力军。截至2001年底,全市主要从事科技产业的民营企业超过2500家,经市科技局正式认定的民营科技企业达到1130家,其中高新技术企业101家,占全市高新技术企业总数的32%,承担高新技术项目共251项。仅2001年一年,民科企业中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的就达50家,同比增长28%,相当于以前所有年度认定的数量总和,占该年度全市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总数的46%;认定的民科高新技术项目120项,同比增加27项,占该年度全市高新技术项目的53%。2001年,深圳民科企业技工贸总收入达到282亿元,工业总产值为270亿元,其中,高新技术产品产值达196亿元,占总产值的75%;高新技术产品销售收入192亿元,占总收入的69%。近几年,我市民科企业工业总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约10%,民科企业的高新技术产值占全市高新技术产值的约20%。科技型民营企业的蓬勃发展,为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生产力开辟了新的途径,有力地促进了深圳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
  四、民营经济正在迎来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应该说,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提出“国有经济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是民营经济作为一支生力军,完全可以弥补国有经济退出腾出的空间,成为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支撑力量;二是民营经济作为一支生力军,对国有经济有所不为的领域完全可以大有所为。因此,国有经济的进退与民营经济的发展,完全可以统一于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战略性调整的进程中,完全可以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各自优势,相互促进。
  党的十六大为了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提出了两个“必须毫不动摇”,为鼓励、支持和引导民营经济的发展进一步指明了方向。深圳市为深入贯彻党的十六大精神,在近日召开的市委三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大力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进一步发挥民营企业的生力军作用。确定了“政治平等、政策公平、法律保障、放手发展”的16字方针,努力为民营企业的创业、从业人员营造社会上有地位、政治上有荣誉、经济上有实惠的良好发展氛围。今年上半年要召开全市民营经济工作会议,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快民营经济发展的意见》,着力解决市场准入门槛高、注册难、融资难、吸引人才和技术开发难、办事难等实际问题。一方面要发挥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科技企业在结构调整,增加就业,促进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要引导民营企业推进制度创新、技术创新,努力做大做强。
  可以看出,深圳市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加快发展的决心,为民营经济参与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铺平了道路。在这一方面,深圳市下一步改革将会考虑以下几点:
  1、加大国有经济存量退出的力度。
  一方面,国有经济继续加速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另一方面,对处于公用事业,基础设施领域中的国有企业,要面向外资、民营企业,公开招标,出让部分股权。去年,深圳市选择了5家企业(能源集团、水务集团、燃气集团、公交集团、食品总公司)以国际招标方式进行国有股权转让,引进战略投资者。今年,还将再选择几个国有企业公开招标,向外资、民营企业转让国有股权,除极少数关系国计民生的企业国有股要控股外,其他国有企业只参股即可,有的则完全退出。
  2、缩小国有经济增量投入的范围。
  下一步,在深圳,国有资本投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方面,不允许民营等经济成份进入或完全进入的领域;第二方面,民营等经济成份不愿进入或没有能力完全进入的领域。以上两类领域,应该说都属少数,对此,则由国有资本独家经营或国有资本控股、参股经营。凡是允许民营等经济成份进入且它们也有能力进入的领域,则完全放开让它们进入,国有资本能不进就不进。即使某些民营等经济成份没有能力进入的领域,国有资本进入将项目建成、投入运营开始盈利后,也可以将建成后的项目分拆出售,再引入民营等经济成份。
  3、解除民营经济市场进入的限制。
  要全面清理和废除影响、限制民营经济发展的各种规定,除国家明确限制的领域外,所有投资领域都要以对国有资本或外资同等的条件对民营资本开放。在实际工作中,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进入市场的各种人为障碍。
 
  贾和亭简历
  贾和亭,1946年出生于河北省故城县,1966年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插队劳动,1971年进城当工人。1978年考入北京经济学院,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1982年在北京市政府研究室工作,1984至1996年在国家体改委生产体制司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1996年5月来深圳市政府工作,历任口岸办主任、体改办主任、国资办主任。 
[第1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