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首页 > >

1970年01月01日  浏览次数:  

 

制度决定作风,制度创造作风

苏东斌

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显出了极端强烈的现实针对性。

围绕着“八个坚持、八个反对”所提出的克服不良作风的明确要求与具体部署,又具有极端的艰巨性。可以说,这既是一个“大问题”,又是一场“硬仗”。

第一,作为执政党的作风问题,属于“以德治国”领域,它主要要求行为主休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质、个人修养和文化素质。但这一方略必须建立在民主政治的“以法治国”基础之上。应该说,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作风。如在政治领域领导干部的组织工作中,如果仅有“任命制”,没有“选举制”、“公示制”,那么要想从根本上扭转溜须拍马的作风、照抄照搬的作风、形式主义作风、唯上是从的作风,就太难了。同样,在经济领域,如果党政机关掌握着巨大资源已不是市场作为主要的资源配置方式,那么,从根本上扭转以权谋私作风,享乐主义作风,就太难了。

就“作风”抓“作风”,可以使极少数极先进的分子在特殊情况下有好的作风,不会使广大党员在日常生活中一贯有好的作风,这也就是为什么党风问题一直未有得到根本解决的原因所在。

第二,把纲领、路线落到实处的中间环节就是各项具体的制度。如仅有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任务,而没有如何去解放思想的保证制度,仅有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任务,而没有分权与监督的具体制度,仅有反对享乐主义的任务,而没有发生享乐主义如何禁止的制度,仅有反对用人上的不正之风任务而没有如果用人上发生了不正之风如何处置的制度,一句话,一旦失去与削弱了这一中间环节,良好的作风就难在全党认真地贯彻下去。如作为“八坚持八反对”的任务来说,仍比较抽象,而作为制度来讲,应必须是十分具体可以完成,能够检验。一般来说,中国并不缺乏纲领、总路线,缺乏的是制度与政策这一中间环节。

第三,改进作风的关键是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以身作则。如果所有要求“我们”做到的事情其实并不包括他“自己”,即“我们要……”实际上是“你们要……”,那么就失去了号召力。可以说,成克杰、胡长青之流是很难带出好作风来的。

总之,中央提出的解决作风问题还是“一靠教育”、“二靠制度”,是非常正确与及时的。

 

            (作者系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

深圳大学特区台港澳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

编印时间200110      编辑:任义

[第1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