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首页 > >

1970年01月01日  浏览次数:  

 

关于调整高级科学技术人员“任职”与“去职”政策的建议

 

编者按

本文为深圳市政协第三届第三次会议期间第490号提案。草稿一经拟出,即得到了广泛地反响。可见这个问题是一个全国、各领域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足以引起各级党和政府的充分行动。

     

苏东斌    深圳大学教授、深圳市政协常委、市民盟副主委

陈思平    深圳安科高技术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深圳市政协常委、市农工党副主委

陈广源    深圳宝安区副区长、深圳市政协常委、市九三学社副主委

刘洪一    深圳大学教授,教务处长、深圳市政协常委、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秘书长

莫世祥    深圳大学教授、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深圳市政协委员

王富海    深圳市规划设计院院长、深圳市政协常委

杨宏海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深圳市政协委员

王庆国    深圳大学教授、深圳大学成教学院院长、深圳市政协委员

      深圳市政协常委、民革副主委

采振祥    深圳大学科研处处长、深圳市政协委员

钟晓渝    深圳市法制研究所副研究员、深圳市政协委员

胡维开    深圳市地税局南山区副局长、深圳市政协委员

      深圳雅昌彩印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市政协委员

      中国银行深圳分行消费信贷处副处长、深圳市政协委员

徐建华    深圳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深圳市政协委员   


  

无论从中国改革开放大业的迫切需要出发,还是从经济全球化的巨大趋势来考量,都以“人才难得”为第一共识。但在现实政策中,却有若干违背这一宗旨的东西。

鉴于专业技术人员(既包括自然科学界人士,也包括社会科学界人士)的特殊工作性质,他们不能等同于党政机关干部与社会公务员,所以政府应采取不同的政策。

由于专业技术人员工作的“性质”是“创新”与“技艺”,而不是“执行”与“服务”;由于专业技术人员“身份”是“专业人士”而不是“党政干部”。所以,他们的“任职”,在于实质上的权威,而不在于形式上的“选举”;他们的“去职”在于“实际水平”,而不在于“生理年龄”。必须承认,学术上的积累与社会贡献决不是一纸任命所能取代的。

其实,即使在党政机关里,“年龄”也从来不应是第一标准。如28岁的林立果就已经彻底的糊涂了,而邓小平恰恰在88岁发表了震惊中外的“南方讲话”;虽然林彪24岁就当上了军团长,但从退休拉回来的鲍维尔近70岁也还可当国务卿。所以必须因人而异,具体分析,这才叫马克思主义的灵魂,才叫实事求是。

总之,“年青”是好的。但“年青化”就是形而上学了。

应当强调,不是任何社会变动都可以称为“改革”的,只有经济市场化、政治的民主化的变迁才有资格称为“改革”,才具有“进步”的意义。这里重要的指导思想应是客观上实行“三个有利于”标准,主观上体现“三个代表”要求,而“衡量尺度”应是“能力论”而不是“年龄论”。

我们不能,一方面,不惜重金引进人才,另一方面,又把好容易培养出来的人士闲置(据说60岁的名中医相当成熟,55岁的好编辑特别合格)。所谓“不拘一格”,就是要“无条件”地去发现人才,尊重人才。用实际上的竞争机制而不是形式上的选举去激励与约束,用竞争机制而不是用年龄界限去安排他们的任职与去职。总之,应以“能力论”取代“年龄论”。

可见,“一刀切”政策的恶果,轻则是顾此失彼,重则是得不偿失,深则是非文化行为。

所以建议:决策部门能否依据政治民主化与经济市场化的原则制定出一个好的政策来,以此来调动而不是扼止人的积极性,今天的中国大环境,尤其是深圳已经有条件把这件事做好。

为此建议的具体办法:

    (一)制定新政策,对于高级科学技术人员的“任职”与“去职”的要求,以“能力论”代替“年龄论”,取消这类人士60岁退休的规定。

(二)制定新政策,通过党政组织和社会团体(不拘职称、学历、身份)对每一个人定期地进行“能力”综合考核。

 


编印日期20023             本期编辑:刘秋辉

[第1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