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首页 > >

1970年01月01日  浏览次数:  

 

 

        最近,由于来自国外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升值预期,人民币汇率问题成为当前中国经济问题的核心。如何消除升值预期,减缓升值压力,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为应对升值压力,国家外汇管理局等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仅近两个月出台的措施就有六项。尽管如此,升值压力并未减轻,升值预期也未消退。看来,仅有以上举措是不够的,还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大力度。汇率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既需要汇率体制方面的进一步改革,也需要其他方面的改革与之配套,方能奏效。
  笔者以为,以下几个方面是近期可以实施的。
  首先,改变资本流出和流入不对称的状况,在鼓励流出的同时,加强对流入的管理。一个可供选择的办法是,统一内外资企业的所得税。其实,从加入WTO的第一天起,就应当对内外资企业同时实行国民待遇,但由于种种考虑而未能采取。现在,面对人民币升值压力,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率,抑制一些不必要的资本流入,不仅不难做到,而且是一个好时机,外商和世人不会对此说三道四、反对阻拦。
  与此同时,如果能够进一步改革一下官员考核的办法,不把引资多少作为考核官员政绩的指标,不仅对抑制不必要的资本流入,缓解汇率升值压力有作用,而且对于改变官员的行为方式,抑制目前正在出现的体制性过热也会有效。
  其次,适当增加进口和战略物资储备,减少经常账户顺差,进而变经常账户顺差为少量逆差。在储备制度和储备政策方面,我国一向重货币储备,轻物资储备;重国家储备,轻企业和个人储备。长期双顺差造成外汇储备的快速增长,授人以柄,加剧了升值压力。因此,面对升值压力,改变储备政策,减少货币储备,增加物资储备,在国外适当购买一些战略物资,以备日后之需,对于缓解我们的资源压力也是有好处的,同时也就减轻了汇率升值的压力。
  进一步改革结售汇管理,逐步从强制结售汇走向意愿结售汇,不仅是结售汇制度的改革,而且是储备制度和储备政策的进步。这是目前可以逐步推进的。一是进一步放宽所有出口收汇企业的留汇额度,二是变一些项目的强制结售汇为意愿结售汇。这样做就会增加企业和个人的外汇储备而减少国家的货币储备,进而缓解升值压力。
  第三,需要制定一个汇率体制改革的大致时间表,以便向世人表明我们的态度和决心。因为,仅有表态是无法改变人们的预期的,需要有一个改革的大致的时间表,并着手操作。只要这样做了,市场就会逐步发展和进步,体制也会逐步完善。世人看到中国的行为,升值压力自然会逐渐减少和消除,升值预期也会随之改变。到那时,汇率问题也许会自行解决。(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张曙光) 
[第1页] |